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一十五章 二十四扫房日

作品:重生八零悍妻来袭|作者:顾清渏|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6 15:12:43|下载:重生八零悍妻来袭TXT下载
  第二天两人上午去了城隍庙,下午逛了豫园,买了一大堆特产和纪念品,晚上在酒店又住了一晚。

  第三天开车回家,到了家已是晚上八点,小Q听到动静欢叫着跑出来迎接。

  “是不是振南和小郭回来了?”里面传来张婶的声音。

  “应该是!”顾希德走出房门。

  郭湘和顾振南提着大包小包地往里走。

  张婶忙出来帮拿东西,“买了这么多东西呀?”

  “都是一些特产,这不是要过年了嘛,也有一些年货,有些是我们京城没有的。”郭湘笑着说道。

  走到房门口看见站在门边的顾希德,两人齐声叫“姥爷”。

  “回来啦?”顾希德点头。

  “哎,姥爷,外面冷,您快进屋。”郭湘说道。

  “没事儿,我就站一会儿。”顾希德微笑,看外孙小两口感情那么好心里就高兴。

  “还没吃饭吧?我今天包了饺子,我给你们煮两碗饺子去?”张婶说道。

  “谢谢张婶!”郭湘嘴很甜,顾振南一贯是不说话的。

  两人吃完饺子,洗漱后回了房。

  “啊,终于又回来了!”郭湘扑上床。

  顾振南笑,发现媳妇很喜欢扑这个动作,特别萌,像个小动物。

  “起来一下!”顾振南拍拍媳妇的屁股。

  “怎么了?”郭湘懵懵地站起来,还以为有什么事儿。

  “等我躺好……”顾振南往床上一躺,侧头对郭湘说:“刚才的动作再来一次!”

  “……”郭湘。

  老公现在耍流氓的水平越来越高了。

  “怎么啦?”顾振南抬头看她,怎么不扑过来?

  “滚……”郭湘笑骂,拉上被子把顾振南整个人埋起来,按住他,格格笑。

  两人在床上闹了一阵儿,又滚到被窝里去了。

  第二天两人起床已是九点多,吃早餐的时候看见张婶在搞卫生。

  “张婶,今天大扫除吗?等会儿我帮你!”郭湘说道。

  “好啊!”张审笑笑,“今天是年二十四,正是扫尘祭灶的日子。”

  “今天年二十四呀?那昨天不就是小年?”郭湘啊了一声,“我们都忘了,在外面过了个小年。”

  怪不得张婶昨天包了那么多饺子,过小年也是要吃饺子的。

  “没事儿,小年不打紧,大年一起过就好。”张婶笑道。

  郭湘点头,“我还记得咱京城有一个歌谣: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粥,过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

  二十三,糖瓜儿粘;二十四,扫房日;

  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炖白肉;

  二十七,宰公鸡;……”

  “二十八,把面发……”张婶笑着接了一句,一拍额头,“对啊,我还做了腊八蒜,你要不要尝尝?”

  “好啊,都多少年没吃了。”郭湘笑道。

  张婶从厨房菜橱里拿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面有绿绿的腊八蒜。

  “怎么是绿的?”顾振南有点好奇。

  主要他离家早,在出走的前几年母亲抑郁也没有好好过年,后来父亲取了程娟,更是不把他当儿子,所以他对京城过年都没什么印象。

  “这腊八蒜是用糖和醋腌的,所以就变绿了。”张婶笑着说道。

  拿来两双筷子一个小蝶子,夹了几瓣蒜出来,“你们尝尝!”

  顾振南拿起筷子夹了一个丢进嘴里,一股酸甜的味道,带一点点蒜本身的辣味。

  他点点头,突然有点想念王桂英做的剁辣椒,里面也会放蒜,咸咸辣辣的最是下饭。

  南北的饮食差异还是挺大的。

  郭湘也尝了一个,“特别正宗,和我妈做的一样。”

  张婶笑得很开心,做吃的人就特别喜欢别人夸自己做的好。

  “吃饺子就腊八蒜最好,昨天都忘了拿出来。”张婶说道。

  “没事儿,今天我们还能吃。”郭湘笑笑。

  “振南,我们帮张婶一起搞卫生吧?”郭湘说道。

  “好!”顾振南点头,虽然张婶的身份只是一个保姆,但她照顾顾希德多年,一直尽职尽责,所以他们把她当长辈,现在有空自然帮忙一起做。

  顾希德从房里走出来,他一个人在房里觉得特别闷,听到外面热闹就想出来。

  张婶自然明白他的心思,拿了一个火盆放在桌下,给他盖好一张厚毯子,这样他就可以在厅里面看着大家做事,不用一个人呆在房里。

  郭湘看张婶这么细心,对她很感激。

  小院子也不算太大,顾振南负责扫尘,郭湘和张婶擦洗各处。

  天气冷,张婶烧了热水,手就不会那么冻得厉害。

  搞了一上午,中午又是吃了水饺,下午张婶说要祭灶,虽然现在都用煤气灶了,她说传统不能丢。

  在厨房里贴了灶神像,还摆了关东糖和清水。

  然后在大厅里贴了新买的年画,让顾振南拿了门神贴在大门上。

  又拿来一卷红纸说要剪窗花。

  这在南方一般没有,郭湘觉得好玩,让张婶教自己剪窗花。

  张婶的手很巧,不用画,手里的剪刀拐来拐去,最后摊开一看,是一副喜鹊报春。

  “张婶好厉害!”郭湘惊叹。

  “可不是,以前在政法大院住的时候,每年过年邻里都会来向张婶要窗花,今年他们可没地儿要去了。”顾希德笑道。

  “张婶,快教教我,我也想剪!”郭湘很是积极。

  “好,其实也不难,你看我!”张婶再拿出一张裁好的红纸,叠好,郭湘也学着她的样子叠起来。

  “然后先在这里剪一刀,再这样……”张婶一边说,郭湘跟着一边做。

  最后一摊开,郭湘的虽然没有张婶剪得那么漂亮,可也大概能看出图案,还挺不错。

  “小郭真聪明,一学就行!”张婶很是满意。

  郭湘笑,可能因为自己老拿手术刀和手术剪,所以剪的活还不错?可让她打毛衣什么的就真的手残了。

  顾振南在旁边看着眉眼里满是笑,媳妇就是聪明,没人比得上。

  “把这个贴我们房间的窗户上吧?”郭湘把自己剪的窗花给顾振南,虽然剪得不是那么均匀,好歹是自己第一个作品,值得留下。

  后世住别墅几乎都不贴这些了,就是贴也是买的成品。

  “好!”顾振南欣然点头,媳妇剪的再丑也不能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