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27、神一般的解释

作品:修仙之夫人太凶残|作者:绅士欺诈师|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3-26 14:43:15|下载:修仙之夫人太凶残TXT下载
  七人好不容易商量完让秦昭溟去劝,秦昭溟站在门口做了好几遍的心里建设,敲门的手放在离门一厘米的距离,找大家长告完状也找到解决办法的轩灵神清气爽的打开门,跟秦昭溟四目相对。

  “溟哥,有事情么?”轩灵歪着头,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个,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支持你,雨柔跟玖岚也是。”秦昭溟明明有很多话对轩灵说,可是一见到本尊就像挤牙膏一样挤出了这么干巴巴的一句话。

  “噗嗤,这一点我可是很自信的。对了,我也不是白关门的,叫大家过来,我们这小分队又要出动了。”轩灵吩咐道。

  “好。”秦昭溟松了一口气,还好轩灵并未放在心上,不禁又有些失落,轩灵都二十岁了,讨论这些事情很自然,但是自己却像个孩子一般懵懂。

  “小九,我们又要探险了?”帝雨柔摩拳擦掌,对于探险,她是非常热爱的。每次收获可大可小,但是都有。

  “对啊,对于裂缝其实我一直希望长辈自己处理好,如今看来长辈就是瞎搞,我已经放弃了。”轩灵摆摆手,家中前辈尤其是帝师长期驻扎裂缝那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堵,闲暇时想到的办法就让她无语,也不想想他们所需要的大部分物资都是他们探险提供的,不然那些东西堆积起来,八姐跟小十也能够结丹了,结果呢,所谓的解决办法特别伤她的心,要知道她要是跟人真成亲了,失去的特别多,不仅仅是原因,还外带一套单冰灵根加金丹期的修为以及一颗金丹,对于结婚对象的选择她必须慎之又慎。家中长辈太草率,她不想回自己从小长大大的家了都。

  “九姐,你有什么想法?”帝玖岚问道,对于家族,帝玖岚区分的很明确有九姐在的家族跟没九姐在的家族。总之一切听九姐的。

  “有一点儿,但是东西不好找。”轩灵摇摇头。

  “都是什么?”季吾问道。

  “龙血,凤须,白虎牙,玄武蛋,麒麟鳞片。”轩灵说出五样东西。

  所有人不禁倒吸一口气,这些东西随便拿出一个都不容易找,还需要五样,真是难啊。

  “龙血,我打算找位末代皇帝的后人放血去,凤须实在不行看看最新考古动向,头发这东西应该能保存很久,我去找个皇后的墓薅几撮。”

  听完轩灵关于龙血凤须的解释,七人超有默契的一致嘴角抽搐。

  “白虎牙,想用小虎的。”轩灵继续说。

  “抱歉,九姐,小虎没有白虎血统,应该不行。”帝玖岚摸了摸怀里张大虎口的小虎。

  “九姐,小虎没有白虎血脉,帮不上忙。”小虎闭上嘴赶紧开口,嘤嘤嘤,九姐好凶残,居然要拔小虎的牙。

  “这样子啊,那再想想别的,还有玄武蛋,我在想会不会是乌龟蛋,毕竟这两个可是近亲。”轩灵认真的看了小虎一眼,放弃了。又解释玄武。

  “至于麒麟鳞片,这个不用担心,打劫的某一空间里有一片,现在就剩下那四样。”轩灵总结,虽然少一样,但是也不好找啊。

  “阿灵,我有异议,我感觉龙血凤须指的不是古代皇帝跟皇后的血。”林侑提出异议,怎么可能呢,其余的都是神兽的东西,就这个是人身上的,古代的皇帝跟皇后是自称,并非是神兽变得。这一条他们怎么想也觉得不成立。

  “那是什么,真龙真凤的血液须髯?”轩灵皱眉,这东西怎么找啊。

  “也不能这么说,阿灵,就好比蛇会化蟒,蟒化蛟,蛟蜕变成龙,也可以是龙的远亲,凤凰也是,它总有些远亲有这些血统的。”季吾继续说道。

  “阿灵你最近又看了什么电视?”秦昭溟古怪的看着轩灵问道。

  “最近看了《杨门女将》里救杨排风的那一幕,顺便推理上的。”轩灵老老实实交代。几人扶额,阿灵对这些古代剧太执着了,里面的确有说龙须凤发指的是什么,难怪轩灵会这么诡异的推理上。

  “那个只是虚构的。”秦昭溟解释道。

  “故事来源于生活。”轩灵认真的回了一句。

  “我去准备东西,回家一趟跟父母告别。”秦昭溟说完就走。

  其余人也纷纷告辞,顶起嘴来的轩灵固执的可怕,让她自己想吧,唉,这次探险时日肯定不短,吃的不怎么需要,他们筑基之后对饭菜的需求没那么大,药带一些,好在几人都毕业了,做的都是自由职业,主要就是摄影投稿,很需要四处走走看看。

  秦昭溟走出门就有些懊恼,轩灵某些方面认死理他又不是不知道,长叹一口气,回去跟父母留言,好在姐姐结婚了,有孩子分散父母的注意力。这对初当姥爷姥姥的新手对小外孙十分的热爱。

  说到这儿,当初姐夫还是阿灵帮的忙呢,姐姐最初谈的那个男朋友,一是贪图他们家的家世,二是贪图她姐姐没谈过对象跟白纸一样,有征服感。直接被阿灵一张真话符弄得她姐姐赏了渣男一巴掌,分了,至于现在的姐夫也是轩灵帮的忙,姐夫看似轻浮,却对他姐姐很好,标准的一切以他姐姐为重,而且姐夫的父母也很喜欢姐姐,认为是姐姐教好了姐夫,进产房也是,出来姐夫一家人关心的是姐姐的情况,听到姐姐没事才关心刚出生的小外甥。姐姐的月子做的也非常的舒心。

  想到这儿秦昭溟忍不住叹气,为什么阿灵对别人的事情看的那么精准,对于自己的却一直懵懵懂懂,不当回事儿呢。他虽然自卑于自己的修炼,但是他也曾经明示暗示自己的心意都被轩灵一阵的无厘头弄得忽悠了过去。

  阿灵,我该拿你怎么办。

  轩灵见人都走了,脸上的表情垮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跟溟哥说话就像战斗状态一样,一定要将话题聊死,唉,她是不是病了。

  “小丫头,担心找不到东西?”白泽的声音传过来。

  “没有,只是单纯的想点儿事情,我一直觉得有白泽福气加成的我,运气从来不差。”轩灵摇头,顺便捧了白泽一句。

  ------题外话------

  早上好,睁开眼就感觉到饥肠辘辘,还不能喝水吃饭,体检什么的,真心伤不起!